Dragon
南方前沿南方前沿  2021-09-09 21:01 新闻头条网 隐藏边栏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比原定计划推迟了4天后,当地时间7日下午,阿富汗塔利班召开记者会宣布组建临时政府,并公布了临时政府主要成员。其中,塔利班最高领导人阿洪扎达将以“埃米尔”的身份领导国家,四名主要领导人中,最高决策委员会负责人穆罕默德·哈桑·阿洪德将担任代理总理,塔利班联合创始人巴拉达尔将出任代理副总理,哈卡尼网络创始人之子西拉杰丁·哈卡尼(小哈卡尼)将成为代理内政部长,塔利班创始人奥马尔之子穆罕默德·雅各布被任命为代理国防部长。

阿富汗塔利班发言人穆贾希德在记者会上表示,塔利班决定组建临时政府,并公布了临时政府主要成员

临时政府的构成显示出塔利班将牢牢占据政治主导权,而此前阿富汗塔利班曾公开承诺组建“包容性政府”,这是否矛盾?塔利班新政府又能否如愿获得国际社会认可?

1

临时政府架构释放何种信号?

目前名单以阿富汗塔利班为主

塔利班临时政府名单中,除了“领导班子”外,阿米尔·汗·穆塔基出任代理外交部长,来自哈卡尼网络的哈利勒·哈卡尼出任难民部长,赫达亚拉·巴德里担任代理财政部长,阿卜杜勒·哈基姆·沙蒂为代理司法部长,穆罕默德·伊德里斯担任中央银行代理行长,塔利班驻卡塔尔多哈的政治办公室副主任阿巴斯·斯坦尼克扎伊将担任代理外交副部长。

为何塔利班一再推迟公布计划,并在是否组建临时政府上不停摇摆?而这个临时政府架构又传递出何种信号?

(塔利班最高领导人海巴图拉·阿洪扎达将以“埃米尔”的身份领导国家。)

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教授王晋认为,考虑到阿富汗目前国内情况,这个速度组建临时政府,其实已算较短时间。

“塔利班夺取政权很快,需要很长的时间来消化和评估当前的局势,去和其他派系去沟通。从这个角度考虑,组建临时新政府的进程已经挺快了。”

“要注意,塔利班目前公布的只是临时政府架构,并未明确表示已经搭建出一个成熟的政治架构。”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发展中国家研究所副研究员李青燕提醒。相对而言,一个成熟的政治架构的组建过程是比较缓慢的——塔利班要同阿富汗各政治派系沟通协商,甚至包括利益交换,即便是塔利班内部,这几个重要部门的职位人选,也需要互相协商沟通。“临时政府与成熟的政治架构之间,还有一定距离。”

2

“包容性政府”兑现了吗?

一定程度上兑现,仍需留意后续

对于国际社会关注的“包容性政府”问题,王晋认为,塔利班在一定程度上兑现了“包容性政府”承诺,只是没有那么包容性。“临时政府还是以阿富汗塔利班的人为主。问题就在于包容性的概念。有的人认为包容性就是分享权力,但这在阿塔肯定是不可能的,他们在组建临时政府之前已经说过了,它不可能是分享权力的政府,而只能是一个阿富汗塔利班主导下的,然后由其他政治派系参与的政府。”

(9月5日,一名塔利班人员在阿富汗喀布尔机场内警戒。)

此外,也需要留意到此番公布的仅为“部分”政府官员名单,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所副所长王世达指出。王世达认为,目前披露的政府名单基本是阿富汗塔利班本阵营的人,未能体现出“包容性政府”,可能有两个原因:第一,可能后续会公布别的政府部长名单,这上面可能会体现出一定的包容性;第二,塔利班所强调的包容性未必是表现在政府部长的任命上,而是可能会体现在一些所谓的协商委员会上面。

3

临时换帅有何考量?

阿洪德获内部各派系共同认可

值得注意的是,塔利班临时政府中,出现了一些意外因素。此前,外界普遍预测塔利班创始人之一的巴拉达尔将成为代总理,但这一预期最终被打破,代总理之位由穆罕默德·哈桑·阿洪德获得。塔利班临时换将说明什么问题?

王世达认为,阿洪扎达选择穆罕默德·哈桑出任新政府代总理,大概率是因为后者获得了阿富汗塔利班内部各派系的共同认可。

(穆罕默德·哈桑·阿洪德出任新政府代总理。)

王世达分析,穆罕默德·哈桑是塔利班创始人奥马尔的亲密战友,又曾经在上世纪90年代担任部长和坎大哈省长职务,此人有资历、有能力,而且在过去20年甚少出错,再加上其神秘性,可能使他更容易在阿富汗塔利班内部获得不同派系支持。

李青燕也认为,穆罕默德·哈桑作为塔利班元老之一,在组织内部有着强大的号召力,“肯定还会有一些非常重要的人物陆续曝光出来。对塔利班来说,他们的主要考量就是这些重量级人物,他们会选择这样的人去领导新政府。”

4

组建临时政府后,如何稳固局势?

协调各方势力成为挑战

此前曾有消息称,塔利班在夺取首都喀布尔之后,内部在围绕权力分享上出现了一些争议和争论。那么在协调各方势力问题上,塔利班是否正面临巨大挑战?

(潘杰希尔位于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东北方向大约120公里处,是塔利班尚未攻下的省份。图为9月1日,反塔利班武装人员在阿富汗潘杰希尔的山区巡逻时休息。)

兰州大学阿富汗研究中心主任朱永彪指出,塔利班在协调国内各方势力、稳固当下局势的过程中,将面临三大挑战:

首先是塔利班内部的问题,在未来会不会出现内部分歧或者争端甚至内讧的可能性。第二,包容性政府能包容到什么样的程度,是不是照顾到所有少数民族和各阶层的利益,比例到底符合不符合各方预期,在这之间可能也会产生一些分歧和矛盾。第三,塔利班和传统的地方势力之间,关系如何处理也是难题。塔利班快速夺取全国政权的过程当中,实际上更多是通过和地方设立协商的这种方式,取得了这样一种结果,未来两者关系会如何,现在还不确定。

王世达也指出,阿富汗塔利班未来可能会在处理塔利班阵营之外的势力以及平衡内部各派系的诉求之间持续面临平衡难题。

王世达表示,一方面,一些塔利班之外的政治势力,特别北方族群的诉求,最后如何体现在政治结构里,这是一个问题,从目前公布的名单里,还没有看出来。另一方面,在阿富汗塔利班内部,传统的坎大哈派系以及现在实质上在喀布尔影响力非常大的所谓哈卡尼网络,两个派系虽然都在塔利班名义之下,但确实存在一些分歧,甚至有一些权力分享的矛盾,如何平衡各派系诉求会是塔利班面临的不小挑战。

5

国际社会认可了吗?

关键在于塔利班能否兑现反恐承诺

不少外媒报道均提到,出任塔利班新政府内政部长的小哈卡尼,与恐怖组织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小哈卡尼是哈卡尼网络创始人贾拉勒丁·哈卡尼之子,该组织于2012年被美国政府列入恐怖组织名单。同时,哈卡尼网络与小哈卡尼本人也均遭到联合国制裁,后者还在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头号通缉犯名单上。考虑到临时政府的人员组成,塔利班能否成功获得国际社会认可?

(西拉杰丁·哈卡尼。)

对此,多位专家都表示,塔利班新政府需要彻底切断和恐怖组织联系,并且兑现其他人权方面的承诺,唯有如此,才能够获得周边国家的信任,进而获得国际社会的信任。

王晋表示,只要阿富汗塔利班能把国家治理好,让稳定与和平回归,国际社会也是能看得到的。“前提还是阿富汗塔利班要做好自己,不要再像2011年那样,比如说资助恐怖主义等。国际社会也要向阿富汗塔利班提供帮助,帮助他们去展开对恐怖主义的打击。”

对于塔利班如何落实反恐承诺,朱永彪认为,塔利班可能会对恐怖组织采取区别对待的方式。“对‘伊斯兰国’,塔利班可能会进行积极的打击;对基地组织,塔利班至少不会纵容,或进行一定程度上的约束,让他们收敛,尤其是针对外国目标的这种行动;对介于这两个组织之间的组织,塔利班可能也会加以区别对待。”

“只有塔利班履行好这些承诺,国际社会才会对其增加认可。”朱永彪说。

【记者】赵晓娜 张茵

【实习生】张娇 林晓玲

【策划】冯颖妍 陈梅玉

【校对】符如瑜

武山明月:阿富汗正从战争走向和平,但这条路还长着呢

你可能也喜欢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